现代科学技术的产物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电脑

编辑:沫之夏 2019-08-28 13:57:04

思考中的人脑不同于计算机,我大约从1960年开始思考思考这一问题,童年我发现了电脑的存在,现在到12岁还没用过电脑的人少之又少,但在我们那个年代可没几个用过电脑的。早期的电脑是一个庞然大物,我接触到的第一台电脑整整占据了一个大房间。

20世纪60年代早期,我在一台ibm1620型号的电脑上做过数据的方差分析,分析的数据是一个儿童早教研究项目,得出的结论成为开端计划的前身。因为我们的工作肩负着美国教育改革的使命,所以责任重大,由于算法和所分析的数据过于复杂,所以我们也无法预测出计算机会给出什么答案,当然结果取决于数据,即便如此它们依然不可预测,和可预测之间的差距是一个重要区别,下文将就部分细节进行深入探讨。

我还记得当我看到算法运行快结束显示屏暗下来时那股兴奋劲儿,它给我一种电脑陷入沉思的感觉,当然得经过我一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下一组结果时,我会指着闪烁的微弱灯光说“它在思考”,这并非只是一个玩笑,计算机确实是在认真地思考问题。于是工作人员开始赋予冰冷的机器人性,这也许只是一种人格化,那时我开始认真思考计算机技术与思考之间的关系。为了弄清楚大脑和计算机程序之间的相似度,我开始研究大脑处理信息时的运作方式。如今我已经研究了50多年,在后面的章节中,我将阐述我对大脑运作的理解,而这是有别于计算机的。不过从根本上说大脑也在存储和处理信息,这个概念我也将会在做讨论,所以大脑和计算机之间的相似性,并不只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我们在此不妨尝试进行一系列思想实验,比如尝试背诵字母表,你也许在孩提时记住了所以能轻松应对。很好,那么尝试一下倒背字母表,除非你曾按照倒序学过字母表,否则基本上做不到。有人正好在贴有字母表的小学教室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也许能唤起几句倒背出来,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容易完成。因为我们并没有记住整个图像,按理来说倒背和顺背字母表都只是背字母表而已,应该没什么难度,但我们却做不到。再比如你记得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吗?如果记得你能在不先写下来的情况下就把它倒背出来了?而这些都难不倒计算机,但是人类却只有专门学过的情况下才能做到,显然是向我们传达了关于人类记忆规律的重要信息。

当然如果我们先按照顺序写下来,再背肯定是轻而易举的,因为这时我们用到了一个很早就出现的工具,书面语以此来弥补人类独立思考的一个缺陷。我们发明工具正是为了弥补自身的缺陷,这也意味着我们的记忆是连贯、是可以按照记忆刻入时的顺序获取,却无法倒序获取,另外从序列中间开始回忆对我们来说也有一定困难。当我在钢琴上学习某个新曲子的时候,基本上很难直接从中间某一个音开始弹奏,虽然我能从某个音的部位直接插入开始弹奏,但那是因为我的记忆是分段排序的,如果我试图跳到段中开始弹奏就需要从头弹奏直到我记起这音处于我记忆顺序中的哪个位置。

接下来尝试回想一下最近一两天散步时的情景,你还记得什么?如果你不久前才散步过,那么这个思想实验做出来效果最好。你也可以回想最近一次的驾驶经历或是任何与距离移动有关的经历,关于这些经历你可能记不得多少,你还记得自己遇到的第五个人是谁吗?你有没有看到一棵树?你第一次拐弯时看到了什么?如果你经过了商店那么第二扇窗户里摆放着什么呢?也许你能根据记得的一些线索记起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更有可能发生的是你基本上不记得多少细节了,即使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我们习惯将意识等同于记忆的问题,我们记不得发生的任何事,所以我们相信自己当时是没有意识,尽管也有复杂难懂的意外情况,那么就我今天早上的散步而言,难道我大部分时间都是无意识的吗?考虑到我基本上记不起来看到过什么、想过什么,这似乎是合理的解释。

如果你是一位视觉艺术家,那么你可能懂得通过运用这种观察技巧记住人的长相,不过通常情况下,我们很难描绘出不经意间碰到的人的样子,虽然认出他们的照片可能并不困难,这就表明我们的大脑中并不存储图片、视频和音频之类的内容,我们的记忆是一种有序的图像而未能图像化的部分会从记忆里慢慢淡去。例如警方让受害人指认犯罪嫌疑人时,并不会直接问受害人罪犯的眉毛是什么样子,相对的他都会拿出一组眉形图片让受害人指认,而特定的眉型能够激活受害人头脑中关于罪犯的的图像。如果给你一些图片都是熟悉的面庞但是这些图片被有意掩盖和扭曲了部分,但你还是能够认出这些名人。

这体现出人类感官的一大优势,即便我们感知到的是残缺的,或者修改过的图片,我们依然能够识别出它们。我们的识别能力,能够提炼出图片上那些不会在现实世界发生改变的恒定特质。讽刺漫画以及印象主义,这些特定艺术形式虽然会有意地改变一些细节,但重心依然会放在我们可以识别的大体轮廓上,艺术其实先于科学一步发现了人类感官系统的强大的。

我们看到一幅图,这幅图有点模棱两可,灰色区域只是的角落,既可能是内角也可能是外角,你最初看到的可能是其中的一种,但如果细看你也可以看另一种。这种图片最容易混淆人的视觉了,不过一旦你的思维固定成形,那你就很难看到另一种情况,你对灰色区域的理解会影响到你对这张图的体验。因此对于感知的意识体验实际上会因为我们做出的不同诠释而改变。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zhuangjib.cn/dnjs/1488.html

网站地图